碧影沉潭

吹怜不积极,思想有问题!

【花怜】《请你回头看》现代双黑模式

一发完,没头没尾……吧,但万一我就写后续了呢。双黑(黑花黑怜)囚徒困境开局,祝各位玩的愉快: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谢怜,你涉嫌蓄意谋杀,现在你的同伙也落网了,你最好交代犯罪事实,争取宽大处理!”问话的人猛的一拍桌子,“说话!”


桌被拍的一颤,对面的人却还是丝毫不受影响,就和他那一身白色西装一样整洁、安静,不仅没被吓到,反而十分配合似的,语速飞快地回话道,“请问你要我交代什么犯罪事实?”


“你以为装不知道就有用了吗,现在你的同伙都已经开始说了,等找到物证,你跑不掉。要是赶在他前面说,你兴许还能减刑。不然,只有从严处理!” 


话音一转,对方又真诚道,“你想清楚,他是从犯,把自己撇干净容易得很,你守口如瓶结果只能是给人家做嫁衣。虽然你是未遂,但要是判个无期,还不如一枪给毙了,想想你要杀的人,再想想监狱那地方,呵呵,三思吧。”


“你话可真多”,谢怜挑衅地望向对方笑,金丝边的镜片之后根本殊无笑意,“那你就等证据全了送我上法庭啊,在这跟我干耗着。”


看着对方一张正义的面庞终于变色,谢怜才真心实意地微笑起来。


囚徒困境,囚徒都倾向于出卖对方。就算他没有亲自过来,谢怜也能想到,又是君吾的考题。反正自己已经落在他手里,无论“囚徒”怎么选,结果都是“狱警”为最大获利方,他偏要反着来,看最后谁先被玩死。


当谢怜走出警局的时候,他并不意外,君吾没有玩够,直接把自己送进监狱不是他的风格。玩我,小心玩火自焚。想起自己走出去时,众人嫉恶如仇的目光,简直想笑,也不知道他那些手下知不知道他们的上级是个神经病,享受别人24小时追杀无法自拔,还时不时就提醒一下对方。


不停的复仇、失败、重新设计方案、实施、再失败,谢怜恨不得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,拿刀捅死对方,但是格斗他也赢不了,试了多少次都一样,最后总是这样,像猫戏弄老鼠一样被轻轻松松地放过,想到这谢怜的脸色又冷了起来,跟在他身后的少年则把头低的更低了。


对,还有个十八九岁的小孩,不知道也发了什么疯,突然出现,要跟着自己杀人放火,赶走不久又会偷偷跟过来,便随便他了,等真正看到自己杀人,总会害怕跑掉。没想到却跟到了警局,还变成了从犯,这幅垂头丧气的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家里孩子。


“喂,你怎么还不走?你警局的茶没喝够?”谢怜问道。


“我没喝……”突然想起他们说“喝茶”的言外之意,于是收声,然后道,“我要跟着您!”小孩回答了谢怜的第一句,又看着谢怜比平时格外冷淡的神色,他想起了自己审讯时那些人的威逼利诱,顿时急忙说道,“我没有出卖您的,他们说您已经说了,我不信!”


谢怜对这个讲不通的小固执鬼简直精疲力尽,不耐烦道,”我不需要踩着别人,那是因为我自己就能搞定一切。”


想起君吾没完没了的考题考验,他突然冷笑一声,凑近了小孩鬼使神差地说,“这其实只是一个考验,是我报的警,把你也抓进了警局。无论你选择出卖与否,都是你自己的事,反正,我也不会放过背叛我的人。“谢怜的手抚上对方的颈侧,吐出一声笑,慢慢地收紧,“别太自作多情。”


谢怜终于如愿以偿地看见对方微微变色,规矩下垂的双手也不禁抬了起来,似是想要去抓谢怜的手。也许是害怕,或者不忿,无所谓,对方终归是露出了忠心外的神色,反正只要不是那张一成不变的脸,不是那些虚伪的感情,都能让现在的谢怜觉得愉悦,于是在他抓到自己之前,谢怜松开了手。


”你叫什么名字?”谢怜语调轻快地问。


“我没有名字。”小孩回答,又低下头闷闷地说道。


“没有名字,即是无名。” 谢怜望着对方,愉悦的神色突然变得非常平静,“你说,要跟随我?“


”是的。“


”从我这,你想得到什么?“


”我只想跟在您身边,别无所求。“


谢怜又笑起来,笑得眉眼弯弯道,”这么说,你倒是很忠心了?“


未等到回答,谢怜突然猛地抓住对方的衣领,“跟着我去死也愿意?”


“求之不得!”,无名立刻毫不犹豫回答,然后透过镜片,无措地对上了一双黑沉沉的双眸。他意识到,自己可能,说错话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我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写着写着,莫名给黑怜加了一个“看别人变脸很开心,你不开心我就开心了”的属性……我……并没有特意去这么设计???难道手机键盘有自己独立的灵魂?!

本来只是上线记个梗,结果突然发现被太太回关了!

本初萱太太回关我了诶,嗯,请问我是应该先走程序,还是直接原地爆炸?我已经尽量矜持了,但是我现在激动的手抖,语无伦次。可能我就是上天庭call爆了的那口钟吧XDヾ(✿゚▽゚)ノ(っ╹◡╹)ノ❀( ̄▽ ̄)~*| ᐕ)୨վ'ᴗ' ի (*≧▽≦) <(▰˘◡˘▰)ᖗ( ᐛ )ᖘ


——————

几天前的记梗如下,电脑要清理内存了,防止丢失,虽然不是完整的文但也是心血啊↓


特别想写但是构思不出来合情合理不ooc细节的《仙乐太子后宫失火》


又名《这个世界已经疯了》


花城穿越回第一次被贬

悄悄跟在谢怜身后

被无名发现

二人对峙


花城干脆抢先表忠心

被抢了台词的无名一脸懵逼

谢怜收获红衣鬼魂+黑衣鬼魂


花城无意间流露出的了解和亲近

想必

会让无名妒火中烧吧


直男武神:你俩做什么呢???

完全摸不着头脑

为什么要毁灭苍生的太子殿下

依旧摆脱不了

调节下属矛盾的居委会大妈工作

呢?


啧,满脑子宫斗你醒醒啊!到底怎样才能写出有趣的故事?到底怎样才能既有剧情又不ooc?混乱善良.jpg 


所谓人设到底是什么?单纯的标签虽然简明易懂,却对写故事没有任何帮助啊?这个人的性格在我设计的场景下到底会有什么反应?他要说什么做什么?故事剧情会因此得到怎样的推动与发展?来自写实派灵魂の拷问.jpg


花城,不主动做什么,但是我自巍然不动,叫你吃瘪,假笑.jpg

无名,十分警惕,所有接近太子殿下的都是可疑人士,不友好.jpg。


黑怜,烦躁debuff 我警告你不要跟我说话不然叫你永远不想说话 :(


说起来我还有个黑怜版傀儡师x产生了自己灵魂但假装仿真傀儡的花城,脑洞没写呢,话又说回来,我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,花城是血雨探花设定还是黑花设定?还是。。。是不是应该开两个文,共用一个开头,双结局双走向?也挺带感的诶嘿。


n天后……决定了,傀儡师用黑怜x成熟稳重大红花设定,双黑的现代报社生活:D 这两个文共用一个标题,叫做《请你回头看》


虽然说的计划完备但是可能根本不会写呢,比如写作业时,总是脑洞大开,草纸上三分之二都是小字:)什么原著被贬垂钓怜x鱼花:



比如现代花怜双玄一起合伙编鬼故事吓戚容“人吓人吓死人”


再比如谢怜穿回悦神仪式时期包养小花,以及八百岁心灵的大怜和小花的心理疏导vs深情告白,故事开篇不久,就是小红就这样在跑也跑不掉,挣扎也挣不开的情况下,被


能掐会算,一口道破自己身世家庭状况、能文能武的


太子殿下(貌美匪徒)绑回了家,所谓的轻喜剧《霸道太子可爱花》?



为什么创建合集还必须添加照片啊,嘤嘤嘤:D

【花怜】《我不是我没有》

事情的起因是慕情发现了万神窟的真相,并指出了花城发辫的红色珊瑚珠,正是当年太子殿下丢失的那枚耳坠。


慕情:都说了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偷的,你们当时还冤枉我!


谢怜/风信:我们不是我们没有,我们当时就没说是你偷的啊。


慕情:我不管我不听,你们分明就是怀疑是我偷的珊瑚珠!


风信:我不是我没有,明明就是你自己疑神疑鬼非要怀疑我们怀疑你。


谢怜:你会不会是认错了,三郎他收集古董很多的。


慕情:我不是我没有!那东西我找了一年,谁认错我都不会认错,那就是!


花城主,解释一下?


花城:我不是我没有,珠子,珊瑚珠不是我偷的是我街上捡的,神像不是我雕的壁画不是我画的,成亲、成亲也是我开玩笑的,太子殿下……


开你个鬼的玩笑,这也是能开玩笑的 :D


《何以歌》片段翻弹


为了录一段(几乎)没出错的的片段,我录了一个多小时:)手动拜拜.jpg

【忘羡】学生快把老师逼疯了

没头没尾预警!ooc预警!原剧情崩坏预警!

剧情需要导致蓝江宗主戏份max,但是没有曦澄cp,我比较吃曦瑶的哦( ̄▽ ̄)~*


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。魏无羡刚活撕了温晁和他手下那些狗,和蓝忘机不欢而散,就跟着江澄回了莲花坞。还没安生几天,又被蓝家人找上门了。


姑苏蓝氏来人不多,都是直系,长辈居多,辈分最小的,也是和他平辈的泽芜君蓝宗主,蓝湛不在。


蓝忘机居然不在,这可有意思了,他把家里叔叔伯伯请出来收拾邪魔外道,自己却不跟着来吗?


被一帮人围住莲花坞大门口,江澄脸色自然是不好看,可架不住有人脸色比他更加难看。


“诸位这是何意?”


蓝曦臣向前一施礼,道“江宗主,今日实乃我等心急,适才未能叫人通传,多有打扰之处,万望见谅。只是事急从权,还是请魏公子出来当面一见,方可细说。”


虽然蓝曦臣身后的几位长辈还是一副踢馆找茬的僵硬脸色,但蓝氏宗主这番说辞作态也算给足了他江澄的面子,最重要的是,准是魏婴又惹出了什么幺蛾子,不然怎的蓝氏长辈和宗主都亲自登门了?


引来客入座上茶,江澄又思量起这事和蓝忘机又有多少关系,这前后相隔不过数日的事,偏偏他本人这次又不在,总不能是巧合这么简单,可若是看不惯鬼道,那他更应该一道而来,不在反而更加蹊跷了。


“方才蓝宗主说找魏无羡,可是为了他与蓝二公子发生口角一事?”


“这事,也不能说毫无干系。”


江澄已然明白了,随即说道,“魏婴所修一道,在伐温中可建奇功,如今射日之征百家陷入兵力不足的窘境,他的术法更能一解燃眉之急。我知你们姑苏蓝氏不喜这类阴邪之术,可刚刚蓝宗主您也说了,“事急从权”,真论起来,也没有什么东西比温狗更阴更邪!”


蓝曦臣闻言却是一愣,“江宗主想必是有所误会,我等今日并非为魏公子所修术法而来,乃是,唉,这事实在不好背着本人说明,还是等魏公子到了再……”


“吞吞吐吐作甚!”蓝启仁忍不住呵斥道,“他们自己做下的事!你有什么不能说的!” 转头又对江澄客气也难掩怒火地道,“如今江宗主也在,想必是能对江氏门生做主的?”


江澄看着左边的蓝宗主温和的笑,也掩不住的一脸为难,右边的蓝老先生怒火中烧,又勉力维持着仪态,心中是一万个莫名其妙,兼之不悦起来,“魏婴这混蛋是背着我又捅了什么篓子,叫他们蓝家人能翩翩仪态都不顾了,杀到我门前这样闹?!”


正想先答应下来,“自然是能做主”的前两个字还未来得及出口,魏无羡终于杀到了。


他道是蓝湛请了家里大人来捉他这个魔头,却发现事情似乎更加复杂,既然人家都点名冲他来,他自然不能叫江澄背下这口黑锅,替他做主这种把柄自然是万万不能给人的!


魏无羡上前也是一施礼,“云梦魏无羡,见过蓝宗主,不知今日找在下是有何事?”


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却没料到对方见了他竟是一副大喜过望的样子,这怎么……把我千呼万唤始出来了,激动的?


蓝曦臣笑的更加真心实意,客客气气道,“魏公子,敢问你打算何时回姑苏蓝氏?”


去蓝家?云深不知处?是要抓他回去的意思吗?可这彬彬有礼的态度委实诡异了些,竟让魏无羡难以直接拍案而起,只好同样客客气气地回道,“去姑苏蓝氏?蓝宗主这话我不太明白,我是江氏门生,这等备战时刻去蓝氏做客不太妥当吧。”


干脆忽略那个最让他奇怪的“回”字了。


可蓝曦臣却一副不能苟同的表情,“魏公子既然已经与我们蓝氏子弟互定终身,自然是要同我们回去一趟的。” 而后又恍然大悟道,“若魏公子讲的是娶嫁入赘一事,那倒不必急着定下,不若先把亲事定下,待射日之征以后,再择良辰吉日,定下不迟。”


一连串的“定下”“定亲”顿时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,惊了一众江氏子弟,也惊了江澄和魏无羡。江澄从最初的难以置信后,扭过头去看同样一脸匪夷所思的魏无羡,恨不得当场从椅子上跳起来,卡住对方的脖子,问问他什么时候招惹了蓝家的女修,连宗主长辈都找上门了!!


魏无羡立刻失礼又失态地打断了蓝曦臣的话,“绝无此事!我不曾同谁订过终身!是不是有所误会?”


蓝启仁这时候站出来,说道,“你可曾动过蓝家人的抹额!你可知姑苏蓝氏抹额,意寓规束自我,只有在命定之人面前才可拿下!”


魏无羡看着蓝老头脸都气得青里透白,略一思索,心里一惊,“我认识的蓝家人不多,也就……我好像扯落过蓝湛的抹额?难道他们是来给蓝湛提亲?蓝湛和我??!”


被这个想法所悚然,魏无羡立刻道,“不曾记得动过人的抹额!” 男人的抹额不能作数吧,这怎么能作数!


蓝曦臣皱起眉,为难地道,“他还同我讲,已和你有过肌肤之亲。”


什么?!


江澄已经被连番变故折腾的措手不及,之前要在蓝氏面前保下魏婴的豪气也已荡然无存,他现在只想直接打死他了事。


看到魏无羡又是一副不知道不记得的失忆状,蓝曦臣继续提示道,“百凤山,围猎。”


那个强吻自己的豪放姑娘!居然是蓝家人!也怪不得这么怕羞,趁着自己蒙眼之际才来一表心迹。可是抹额又是怎么回事,难道是途中扯掉了?


越想越觉得事情明了了,魏无羡露出了然的表情,蓝家人看他不在否认,也终于脸色稍霁,蓝曦臣道,“那不知魏公子今天可否同我们回去?”


顶着江澄的瞪视,自认明白真相了的魏无羡从容道,“蓝宗主可能有所不知,那百凤山,咳,许是有点误会” 看蓝氏众人又神色回寒,他补充道,“但我愿往姑苏一去,同对方把事情当面讲清楚,若有得罪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
人家姑娘家强吻了自己的事,还是不当众说出来为好。自己可以不要颜面,人家一个小姑娘鼓起勇气,结果被这样拒绝,蓝氏要怎么罚先不论,风言风语传出去,只怕要成为一场羞辱了,日后如何再嫁。


魏无羡向江澄眨了眨眼,示意他小问题不用管自己,就告退准备收拾行装了。而蓝氏的一行人得到了满意的答复,也是由蓝曦臣同江澄简单寒暄一番,便各自告辞了。


这时的魏无羡还不知道,等着他负责的蓝氏子弟,究竟是何等貌美如仙,修为高深的美人呢:)

【花怜】想看打架,有人写吗?

突然想看

花城发疯

太子殿下拦着

两人动手

神官躲在殿下身后

瑟瑟发抖

只见

刀光剑影

冷铁利刃撞击之声

不绝于耳

乒乓敲击

好似玉石掷地


不过盏茶时间

两人过招上百回合有余

打得那是

风云变色

且看上天庭

仙京长街

残砖碎石遍地

远望诸神官之金殿

更是

金柱倾倒

琉璃瓦碎


遥想南阳玄真将军之战

比之仙乐之剑术精湛与鬼王之刀法凶戾

恍若小儿斗殴

何能及也

【花怜】《学生和老师就是阶级对立》

为什么无名死了,我却要飞升了?我杀人、屠城,他以命相救苍生,为什么飞升的是我。


谢怜僵坐在地上,一动不动地看着无名先前站着的地方,仿佛看不见头顶的天劫似的。那里只剩一个坑了,鬼魂被诅咒亡魂怨气戾气一冲,就跟雨中的小纸片似的,一下子就什么都没了。只剩下原地一个坑,围了圈被暴雨狂风刨起来的碎石板小石子,光秃秃的。


看着那无名最后站着的地方,谢怜突然就觉得有点喘不上气,可能是因为天劫,或者雨太大,也可能是总能看见那张笑面的缘故,笑面好像还在回望着自己,谢怜和他对视,胸口就更加憋闷了,可越是喘不上气越是看,最后他终于被憋的抬手捂住脸,把眼睛闭上了。


“为什么要救永安人,为什么要拿走我的剑,为什么我飞升了?这根本就不公平这没有道理,不对这不对为什么会这样,为什……” 为什么,死的人,不是我啊?


“为什么?”阴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“因为你的软弱,你不想杀人,所以他替你救人。因为你的犹豫不决、你的反复无常,你的无能,所以无名替你去送死。”


白无相哼笑一声,“为什么你会飞升?你飞升脚下踩着的是哪个蠢货的尸骨你自己倒是不清楚了?”


“闭嘴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谢怜突然跳起来一拳打向白无相,却被对方轻松挡住,反手就抓住谢怜将他扔了出去,布料发出撕裂声,地上也蹭出一道血痕。


白无相一步步走近,一边叹道,“可悲啊,太子殿下,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,仅凭着一腔怒气、毫无章法的出拳,这和那些地痞流氓的掐架有什么两样。怎么,你还要继续躺在地上……嗯?”


白无相在瞬间已经闪到了五步之外,面具都挡不住他阴沉的目光,一缕黑发从半空飘落,随着谢怜慢慢从坑里站起来,才悄然落地。刚才背对着无名之前所在的方向冲向白无相,果然被正好扔了过来,谢怜在抓住剑柄的一瞬间就将剑藏到身后。躺在地上还不显,等谢怜站起来,握着剑的整条袖子都几乎碎了,手臂被蹭的血淋淋,混着土和碎布条,举着一把纯黑中被一抹银色穿心而过的剑。


谢怜盯着白无相,注意力前所未有的集中,手中握紧了无名留下的剑,我要活下去,我不会死,我一定要活下去!!

【冰秋】《老师和学生就是阶级对立》

沈清秋看了一眼手里的典籍,《太上老君常说清静经》,清静峰早课必诵典籍,也就几百字的经书吧。让你们往里夹东西,现在厚得像个百科全书。我这乍一翻,还真都是典籍和注解心得。私货那几页都给粘起来防止不小心翻出来,你们可以啊,这水平这心思,不去当特工你们真是屈才了。




沈垣自认不是个迂腐的人,孩子们长大了到年纪了,他当年看冰哥和他后宫也是看的津津有味的……但是允许他们看本子,和放纵他们看以自己为主人公的本子那能是一回事吗!他不要为人师表的尊严吗!




比沈九沈清秋的辈分还高的本来就已经低于二位数了,就说他沈垣,英年早逝一朝穿越,如今也是奔三奔四的人,一大把年纪谈个恋爱,还是师生恋,这么羞耻play的事情让他自己默默淡去不好吗?春山恨恨没完又来个冰秋吟,这都吟多少年了还没出完,你这是要不离不弃,你是风儿我是沙我是沙,连载一生又一世吗!




合着我还成了个大IP,要不是没有微博,你们是不是还要送我上热搜啊!




尤其是古代艺术界之发达,有画册话本必有传唱小曲,反之亦然,年年回穹顶峰开年终总结大会,年年都要查办无数不雅书籍,年年鞭尸你们是魔鬼吗?苍穹山派都快成修真界扫黄打非办公室了你们快醒醒!

我因为同人写的太差被不明人士拿芳心捅死了